会员书架
首页 > 历史 > 诡三国 > 第3110章 缓兵计

第3110章 缓兵计(1 / 2)

好书推荐:天唐锦绣老子就是要当皇帝诡三国道行搬山起明末钢铁大亨谍海风雷红色莫斯科首席御医东晋北府一丘八抗战:从八佰开始明末逐鹿天下初唐峥嵘亮剑之独立大队厌春宫游走在晚清的乱世理工男寒门崛起大明流匪庆余年大明,盛世从太子监国开始江小川颖儿

天才一秒记住【天际文学网】地址:tjwx.cc

这个新年,或许将成为曹操心中永远不会磨灭的一个印迹。

山东的政治结构,已经是处于一个非常脆弱的平衡之中,而核心的点,就自然是曹操。

面对着被献到了面前的烟火残骸,曹操的表情不悲不喜。

他已经习惯用这种表情来面对很多事情,来隔绝各方探查的目光,久而久之,这表情也就像是曹操脸上的一个面具,时时刻刻的戴着,在血肉上生了根,扯都扯不下来。

自己已经有多长时间,笑不是因为开心,悲不是因为伤痛,怒不是因为愤怒了?

曹操也不清楚。

在他年少的时候,他以为错的是天下。

所以他立了五彩棒,挑战了旁人所不敢挑战的事物,获得了天下的称赞。

然后呢?

如果他不是姓曹,在天下称赞之后,他就会死了!

如果天下的称赞有用,他就不应该死,甚至也不应该被贬。

如果天下的称赞没有用,那么他所所为的意义何在?

人心,究竟是什么才是人心?

民意,究竟是什么才是民意?

有些事情对于天下影响很大。

比如山川易手,改朝换代,但是对于这些天下影响很大,会持续影响天下几代人,十几代,甚至更长时间的事情,放到这个天下某一个人的某一天的时候,似乎又变成了极其微小的事情。

一个国家的诞生,固然有无数人因此而欣喜,但是这些欣喜的人就会欣喜得不需要衣食住行了么?

一个国家的覆灭,同样也会有无数的人悲伤,但是悲伤的人依旧还是要吃饭,睡觉,再巨大的悲伤也无法改变人的生理需求,再巨大的屈辱也无法令人忘记吃喝。

其实人类生存唯一的硬性需求,只有一项。

啊,真香。

曹操目光幽幽,大帐之中谁也不清楚曹操在想着一些什么,所以所有人都静悄悄的,什么话都不说,什么动都不做,就像是一个个的乖宝宝,但是曹操知道,现在的乖只是一个表象,也永远是一个表象。

就像是大汉。

不是大汉所有民众需要一个皇帝,而是大汉的统治阶级要一个皇帝。

没有这个皇帝,统治阶级就没有名义去为非歹,中饱私囊!

现如今曹操接手了天子刘协,延续着大汉的存在,而大汉的存在的基础,又是在这些山东旧有的统治阶层之上。

曹操只有一个人,加上曹氏家族和夏侯氏家族,也往往比不过山东的任何一个老牌子的世族。

关键是山东之人经书传家,在大汉这个春秋断狱的年代,就等同于把持住了律法的解释权。而一个在地域上拥有立法权,解释权,执行权等的庞大利益体,会在意天子究竟是好的,还是坏的么?会在意政令究竟是有益于人民,还是有害于百姓的么?

一个人说服另外一个人接受自己的观念,最后争论往往都会变成对于对方母亲,或是对方直系女性的亲切问候,当然少数也会问候对方直系男性。

基因的绝对差异化,导致了每个人的立场都不会相同。所有人只会站在自己的立场上考虑问题,那么怎么能和其他人达成共同的目标呢?

或是共同的利益,或是共同的恐惧。

但是摧毁永远比建设要更简单……

所以在曹操展示了『共同的利益』的时候,庞统就塞给了曹操一份『共同的恐惧』。

而因为曹操和斐潜的敌对关系,曹操一方的『共同的恐惧』,也就自然变成了斐潜一方的『共同的利益』。

曹操闭上眼,整个人宛如雕塑一般。

他可以想象得到,在山东新年之际,必然少不了张灯结彩,高朋满座,而在觥筹交错之下,也不会少了『名士』抨击国政,嘀咕曹操。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目录加书签
新书推荐:大宋:砥砺前行镇国异姓王逆清1845崇祯自缢后,我来了决戰江南大秦:政哥我不想学英语了荒原薪火赤旗元初小道士纵横天下诗仙小贵婿目标三八线布衣首辅唐宁钟意医馆里的故事镇疆军大明国士开局奸佞,抬棺进谏震惊女帝!我的1644金榜现世,举国求我迎娶女帝极品布衣
返回顶部